我是医生

发布时间:2022-11-16 浏览次数:

我是医生,医生是我的太阳。一一摘自采访程钢医生手记。
 
  程钢,出生于1971年10月,现为湖北中山医院(阳逻院区)中医科副主任医师,1993年8月参加工作,毕业于湖北中医药学院。最初在急诊科工作了八年。民进新洲区工委会员。

  程钢微胖,见到病人总笑呵呵的,戴一副一、二十年没换的眼镜,与病人面对面时,语速适中,眼神温暖、犀利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 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时,他主动请缨,去武汉"三站一场"参加防控。每天穿十几个小时的防护服,排查即将到站人员。因为非常时期,上趟洗手间太繁琐,这个平时有喝茶嗜好的人,只能忍着,干脆尽量不喝水。程钢在防护服后面,用记号笔写着:我们一定会赢!不时与同事打着V的手式,相互鼓励。

  那时程刚的妻子在武昌的一所大学防控,儿子留在了十堰,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。每天等到快子夜了,才能偶尔与妻子、儿子视频一下,或者抢在深夜十二点之前,在父母居住的阳逻小区群里,为父母团购社区组织的生活物资。

  疫情常态化下,程钢所在的中医科病房迎来了新的挑战。中医科病人多以中老年病人居多。程钢在每天的例行查房时,先在医生办公室查看住院病人的诊疗情况,各种内部与外部、内因与外因等一切与病人相关的信息。快速流览强记,脑子闪现治疗方案。哪个病人需要调整治疗、哪些药需要加强与减弱……正式查房时,心里就有谱了。

  今年夏天,是创六十年历史记录最热的一个酷夏。有天,程钢值完夜班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刚回家洗完澡,电话来了,"程医生,有个老年病人点名要你查房。她不与别的医生配合,还发脾气,非要您来!""她不知为什么,就是不要别人查房"护士还在急迫地说,程医生咕噜灌下几大口凉开水,快速穿好衣服,轻轻带上门出发。

  此时不过是早上七点,室外的温度就有三十多度。程钢着急地等待前方来的出租车。来了一辆,有人,失望……这里是城郊,出租车相对稀少些。他惦记着那个老病号,她各种老年病都有,关键是性格怪异,还有耳聋。程钢用衣袖擦了一把脸上和鼻尖上的汗珠,脑子里想像太婆病人与别的医护人员不配合的情景。程钢在她多次住院查房时领教过。程钢有十足的把握降服她,魔法只有一种,那就是:耐心、爱心、倾听,理解与温暖再加上好脾气。程钢终于等来一辆的士,刚一推开病房大门,就看到病房斜对面门口,护土正在焦急地望着程钢医生进门的方向。程钢轻轻走进病房:"陈婆婆,您今天早上的药喝了吗?"程钢轻轻地握着她的手指。随后程钢接过病历,手上翻动,眼晴上下移动,嘴里继续问候陈婆婆。陈婆婆:"冇吃,吃了有么用,还不是脚发麻手发麻…""这样的,陈婆婆,您药要坚持服,饭也要照常吃,有病慢慢治。一口吃不成胖子,你昨天跟我说的啊,呵呵…"陈婆婆:"笑个鬼!我病了多少个日子,心烦…"陈婆婆:"程医生,你,你说么一一事?"程医生俯下身弯下腰,凑近陈婆婆耳旁:"我叫您老人家不要急,有病就治,只要你按时服药吃饭,我们一定能诊好您的病,骗您是小狗,来,拉勾勾……"陈婆婆慢慢伸出无名指,笑着跟程医生拉勾勾。她开心地拍着病床沿:"你个鬼伢,你个乖娃子,老娘就是相信你!"

  那天查房有点慢,病人多,病理复杂。上午十一点多才查完。程钢去食堂打饭,慌忙着吞下。病人太多,也放心不下就没有休息,继续上班。

  近三十年来,程钢都是这样工作的,几乎没有正规的休息吋间,只有正规的无偿加班。作为民进会员,他牢记初心,时时刻刻以一个医生的职责,把病人当亲人,急患者所需所求,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。程钢说,我是医生,做好医生一小份子,才能凑好大家庭的一大份子。我要尽力做个好医生,对得起这个称谓。
 
  2022年10月20日,阳逻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。程钢跟各级疫情防控人员一起,又投入新的战斗……


 
 
 
 
 

(来源:新洲区工委   撰稿:周宏友    责任编辑:李南)
上一篇:夏冰:继承革命精神 勇攀艺术高峰 下一篇:没有了
武汉民进·中国民主促进会武汉市委员会   www.whmj.org 2004-2021  V3.0 版权所有.
地址(ADD):湖北省武汉市汉口万松园路3号  电话(TEL):027-8558 8286 传真(FAX):027-8558 8221 
E-MAIL:mjwhswxcb@126.com   备案号:鄂ICP备05003451号